1精神衰弱‧1精神失常‧弟为兄送饭21年

1精神衰弱‧1精神失常‧弟为兄送饭21年(槟城‧大山脚8日讯)一名六旬老人在年幼时,因承受不了丧母的打击而精神失常,多年来露宿街头。过去21年来,其患有精神衰弱的弟弟,每天风雨不改的依时为他送饭,让哥哥得以有餐温饱,这份手足情谊,让人感动。弟弟王洪林(50余岁)单身,患有精神衰弱症,必须长期服药。他因病在身,无法经常出外打工,偶尔做些散工赚点零用钱。儘管如此,他却不曾放弃照料该名失常的哥哥王亚峇(译音),一天两次给他送饭。这个手足情深的故事,是发生在大山脚的甘榜爱斯顿。失常的哥哥双眼患有白内障,双脚患疾,行走不便,基本生活已无法自理。但他不愿听从弟弟的劝告前去就医,家人也只好由他。患白内障不愿就医王洪林向《》透露,母亲在哥哥13岁那年,在浴室跌倒后猝死,自此哥哥便开始失常。当年母亲36岁,刚生产不久,还在做月期,却不幸一跌后骤逝,自此哥哥的人生也顿时失去了意义。“哥哥因母亲的离世,受到打击而失常,每天都在家哭哭啼啼,吵着要找妈妈。”王亚峇目前在阿斯顿路边一间店屋的走廊外露宿。早前,他原本和王洪林及另一名兄弟同住在甘榜爱士顿的老家,后来老家被拆,但他不愿离开这里,宁愿露宿街头在外承受风雨,也不跟随兄弟搬到鱼池村居住。“哥哥健壮时,一天到晚都会在甘榜爱斯顿四处走动,但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从来不去骚扰别人。”王亚峇目前因患有白内障,视力欠佳,加上腿部患疾,行走不便,因此每天早上10时许及晚上7时许,王洪林都会从鱼池走路到哥哥位于甘榜爱斯顿的住处,为他送饭菜,及帮他擦洗身体。有时候,另一名哥哥也会来帮忙。由于王洪林没有交通工具,所以每天步行25分钟的路程,到约3公里外的地方,为哥哥献上一顿饭菜。虽然生活困苦,但他却不曾想过要向福利部申请援助,他说自己还有能力照顾哥哥,勿需求助他人。这份自力更生的精神,实在让人敬佩。忘了我是谁露宿店屋走廊记者去探访王亚峇时,皮肤黝黑的他正神情落寞的坐在一片髒兮兮的床褥上,手里拿着一包喝剩一半的咖啡,眼神呆滞。他的“住所”是在一间店屋外的走廊,现场还传来床褥发出的异味。他穿着一条已变黑的峇迪上衣及一条短裤,赤着双脚,一副很久没有洗澡的模样。他的床上放有两个袋子,旁边有一张涂鸦的纸皮。记者向他表明来意后,尝试探问他的生活情况,但是老人却一味说不知道,问起他的名字,他说不知道。之后,记者向附近的小贩打听,知道王洪林每天会来给哥哥送饭,才从他口中获知王亚峇的情况。王洪林向记者出示哥哥的旧身份证,上面写着哥哥的名字ONG AH BAH,1946年生,显示亚峇今年已66岁。这个身份证,一直由王洪林收着。他透露,王亚峇小时候在大山脚英文中学就读,成绩优异,特别是他的英文水準,非常了得。说到这里,王洪林脸上不自觉的泛起了笑意,或许是忆起了当年那个很会读书的哥哥,让他不禁感到光荣。“王亚峇任何英文字都看得懂,他的英文说得很棒,在当年算是大山脚英文中学的高材生。”据当地一名小贩说,王亚峇的英文水平确实很好,他曾经向他出示一些英文字,王亚峇都唸得出口。过度念母天天哭变失常王洪林披露,自从母亲过世后,王亚峇就沉溺于想念母亲的情绪中,且每天不停哭泣,渐渐的,他行为也开始失常。“父亲担心哥哥的情况加剧,就把他送去高渊的伯父家居住,以离开这个伤心地。当时我还是个小孩,也不懂家里发生甚幺事。”可是,王亚峇在20多岁时,却自己从高渊走路回大山脚,那时他才知道有这位哥哥的存在,从此他们就在老家一起生活。这些年来,王亚峇都一直在甘榜爱斯顿徘徊,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他不曾工作,有时会向人讨钱。他曾邀请哥哥与他同住,但是哥哥却不愿离开他曾经和母亲生活过的家乡。“我们还住在甘榜爱斯顿的老家时,哥哥每天早上出门四处走动后,晚上都会回家睡觉。但是老家被拆后,哥哥不愿离开那里,其中的5年,他都是住在甘榜的沟渠旁,与猫狗作伴。”王洪林指出,家中共有3位兄长及8名姐妹,他是家中排行最小的男丁。数位姐妹已经结婚生子,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,因此他和另外一名哥哥目前住在鱼池,一起负责照顾王亚峇。“我和3名哥哥都没有结婚,生活上的饮食起居都得靠自己。”曾有阴影不勉强兄就医王洪林说,他之前也曾照顾一名患病的哥哥,但是他不愿住在医院,一直吵着要回家。但是他没有遵从哥哥的要求,没过几天哥哥病逝,让他遗憾不已。“人在死前,会想要回家看看。当时哥哥说要回家,但是我却没有带他回,劝他留在医院治病,结果隔几天他就病逝了。”因此,他也不勉强王亚峇住进福利机构,过一些比较安稳的生活,或到医院去看病。“他的眼睛和脚有病,我要带他去看医生他却不肯,我也不勉强了,只好尊重他的意愿,我也愿意一直这样照顾他。”他说,之前有人来探访过哥哥,并劝他把哥哥送到福利部,让专人照顾。可是哥哥不愿离开甘榜爱斯顿,这个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,既然他喜欢留在这里,家人唯有随他。当记者问及,如果有一天他不在的时候,谁来照顾王亚峇时,王洪林想是早有此烦恼,并一脸忧愁的说,将来如果有需要,他们或许会向社会人士求助。‧报导:曾采灵‧2012.02.08

相关阅读